李某芹与毛某涛、吴某英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2019-07-30 10:47:46 40

李某芹毛某涛吴某英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审理法院 洛阳市西工区人民法院

案  号 2018)豫0303民初4527号

案  由 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

裁判日期: 2019年03月01日

洛阳市西工区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8)豫0303民初4527号

原告:李某芹,女,汉族,1967年6月2日生,住洛阳市西工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刘斌、王晶晶,河南光法(洛阳)律师事务所执业律师。

被告:毛某涛,男,汉族,1990年1月27日生,住洛阳市西工区。

被告:吴某英,女,汉族,1953年4月10日生,住洛阳市西工区。

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洛阳市分公司,营业场所洛阳市西工区九都路副88号。

负责人:刘建军,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郭岳锋,男,系该公司员工。

原告李某芹诉被告毛某涛吴某英、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洛阳市分公司(以下简称为人保财险洛阳分公司)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在庭审过程中,人保财险洛阳分公司申请对李某芹两次住院治疗费用与本次交通事故的因果关系进行司法鉴定,本案依法转为普通程序再次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李某芹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刘斌,人保财险洛阳分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郭岳锋到庭参加诉讼,毛某涛吴某英经本院合法传唤未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缺席审理终结。

李某芹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判令三被告赔偿李某芹医疗费、营养费、住院伙食补助费、误工费、护理费、残疾赔偿金、精神损害抚慰金、交通费、鉴定费等各项损失共计214451.65元;2.本案诉讼费用由三被告承担。事实和理由:2018年1月11日17时,毛某涛驾驶豫C×××××号小型轿车,沿310国道北半幅机动车道由东向北往经六路右转弯行驶时,遇吴某英骑电动车载李某芹310国道经六路口西口由南向北通过310国道行至路口西北角后,由西向北往经六路左转弯行驶发生交通事故。洛阳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事故处理大队认定,毛某涛吴某英负事故的同等责任,李某芹不负责任。事故发生后,李某芹被送至洛阳东方医院住院治疗,被诊断为:1.左耻骨上下支骨折;2.腰1、腰4椎体压缩骨折;3.S4椎体骨折等,于2018年3月12日出院。此次交通事故带给李某芹身体上的伤害并未治愈,2018年4月5日,李某芹再次到洛阳东方医院住院治疗,诊断为:1.陈旧性耻骨骨折;2.陈旧性腰椎骨折等。毛某涛作为肇事车辆的驾驶人,理应对李某芹的损失承担赔偿责任。吴某英违反交通规则,导致李某芹受伤,也应对李某芹的损失承担责任。人保财险洛阳分公司作为肇事车辆的保险人,应在保险范围内对李某芹的各项损失承担赔偿责任。为维护自身合法权益,特提起诉讼,望判如所请。

人保财险洛阳分公司辩称,1.肇事车辆在我公司投保有交强险、商业三者险(限额50万元)及不计免赔险,我公司同意在保险责任范围内对李某芹的合理损失予以赔偿,超出交强险限额的费用吴某英毛某涛应各承担50%。2.李某芹患有××、××、××,××自身疾病的费用应酌情扣除;我公司在庭审时申请对该事项进行司法鉴定,现鉴定结论已做出,我公司仅认可李某芹第一次住院期间的医疗费等相关费用。3.我公司在交强险范围内已向李某芹垫付10000元医疗费,同时请求法庭查明毛某涛吴某英是否为李某芹垫付了费用;4.本案诉讼费、鉴定费不属于保险赔偿范围,我公司不应承担。我公司支出的鉴定费用法院应一并处理。

毛某涛吴某英未到庭,未答辩。

当事人围绕诉讼请求提交了证据,本院组织当事人进行了证据交换和质证,本院认定事实如下:2018年1月11日17时25分许,毛某涛驾驶豫C×××××号小型轿车沿310国道北半幅机动车道由东向北往经六路右转弯行驶时,遇吴某英驾驶电动车载李某芹310国道经六路口西口由南向北通过310国道行至路口西北角后,由西向北往经六路左转弯行驶发生交通事故,致使车辆受损、李某芹受伤。洛阳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事故处理大道认定,毛某涛吴某英负事故的同等责任,李某芹不负责任。

另查,1、豫C×××××号小型轿车的登记车主为毛遂涛,该车在人保财险洛阳分公司购买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以下简称为交强险)、第三者责任保险(限额50万元)及不计免赔险等险种,保险期间为2017年9月30日0时至2018年9月29日24时。本次事故发生在保险期间。

2、事故发生当日,李某芹被送至洛阳东方医院,经诊断为:1.左耻骨上下支骨折;2.腰1、腰4椎体压缩骨折;3.S4椎体骨折;4.S3椎体骨挫伤;5.双下肺肺挫伤;6.双侧少量胸腔积液;7.腰椎间盘变性伴L1/2、L2/3、L3/4椎间盘突出;8.骶管骨囊肿;9.2型××;10.××;11.脑梗死个人史。李某芹在该院保守治疗,卧床留置尿管2个月,拔除后好转,于2018年3月12日出院,在洛阳东方医院住院60天,花费医疗费42489.07元(324元+150元+42015.07元),住院期间两人陪护。出院医嘱:1.建议继续应用预防血栓药物治疗;2.建议休息3个月,腰背部肢矫形器固定制动6周,骨折愈合期间禁止负重;3.出院后半个月、一个月、一个半月等来院复诊……。此次住院期间,李某芹另在洛阳正骨医院购买药物支出268元。

出院后,李某芹先后多次到洛阳东方医院门诊治疗,支出医疗费3937.76元,到河南科技大学第一附属医院门诊治疗,支出医疗费231.61元。其后,李某芹2018年4月5日第二次到洛阳东方医院住院治疗,诊断为:1.膀胱结石;2.陈旧性脑梗死;3.2型××;4.××;5.陈旧性耻骨骨折;6.陈旧性腰椎骨折。2018年4月11日出院,此次住院6天,花费医疗费6940.51元,住院期间陪护两人。

3、事故发生后人保财险洛阳分公司已向李某芹支付交强险医疗费限额的10000元,李某芹认可事故发生后毛某涛缴纳了1000元住院押金,该1000元包含在李某芹起诉的赔偿金额中。

4、李某芹在诉前申请对其伤残等级及出院后的护理期限进行评估,我院依法委托洛阳鑫正法医临床司法鉴定所进行司法鉴定,该鉴定所于2018年8月23日分别出具司法鉴定意见书和医疗评估意见书,结论为:1.李某芹的伤情评定为九级伤残;2.李某芹出院后需护理30-40天。李某芹为此支出鉴定费1300元,检查费210元。人保财险洛阳分公司对上述结论无异议。

5、庭审中,人保财险洛阳分公司对李某芹的医疗费提出异议,认为李某芹两次住院治疗,特别是第二次膀胱结石的治疗,与本案交通事故无关联性。为此,人保财险洛阳分公司申请对李某芹两次住院治疗费用与本次交通事故的关联性进行司法鉴定,以区分因事故受伤需支出的费用和治疗李某芹自身疾病的费用。因本院技术处无法提供该鉴定事项的鉴定机构,人保财险洛阳分公司经了解提出委托河南百年医学研究所(以下简称百年研究所)作为鉴定机构,李某芹方对此无异议。本院遂依法委托百年研究所对上述事项进行鉴定。2018年12月28日,该所做出百年医学[2018]第125号鉴定意见书,鉴定意见为:李某芹第一次住院的治疗费42015.07元与交通事故有关,第一次住院出院后的门诊治疗费和第二次住院的治疗费与交通事故无关。人保财险洛阳分公司为此支出鉴定费5000元。

李某芹方对该鉴定意见书提出异议,认为:百年研究所不具备司法鉴定资质,该鉴定意见程序不合法且不合理,不应采纳。人保财险洛阳分公司对该鉴定意见书无异议。庭审后,本院依法向百年研究所发函,要求该研究所对李某芹提出的异议进行补充说明。百年研究所于2019年2月12日复函称,河南省司法厅不允许法医临床司法鉴定机构做医疗费相关的鉴定,虽然该单位不是司法鉴定机构,但该单位是经原被告双方同意后由法院委托的鉴定机构;另该单位出具的鉴定意见书中对鉴定结论已进行了分析说明,鉴定意见合理、合法。

本院认为,在诉讼过程中,人保财险洛阳分公司申请对李某芹两次住院治疗费用与本次交通事故的关联性进行司法鉴定,因本院技术处无法提供该鉴定事项的鉴定机构,人保财险洛阳分公司经了解提出委托百年研究所作为鉴定机构,李某芹方对此无异议,故现李某芹对该研究所的鉴定资质提出的异议,本院不予采纳;李某芹对鉴定意见提出的其他异议,无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亦不予采纳。故本院依法采纳百年研究所的鉴定意见,对李某芹的相关赔偿费用进行核定。

百年研究所的鉴定意见载明,李某芹第一次住院出院后的门诊治疗费和第二次住院的治疗费与交通事故无关,故本院依法核定李某芹医疗费为42757.07元[含第一次在东方医院的住院费42015.07元及在第一次住院期间产生的门诊治疗费742元(324元+150元+268元)];据此,相应的营养费为1200元(第一次住院60天×20元/天),住院伙食补助费为3000元(60天×50元/天);自李某芹受伤至其定残前一日为223天,李某芹主张的误工费18058.72元(2017年度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29558元/年÷365天/年×223天)不超出法律规定,本院予以支持;对李某芹主张的护理费,本院以河南省2017年度居民服务业在岗职工平均工资(36848元/年,即100.95元/天)作为赔付标准,按其第一次住院60天需陪护两人,出院后需一人陪护40天进行计算为16152元[100.95元/天×(60天×2人+40天×1人)];李某芹主张的伤残赔偿金118232元(29558元/年×0.2×20年)、交通费800元、鉴定检查费210元、精神损害抚慰金10000元,均不超出法律规定,本院予以支持。综上,李某芹因本次交通事故造成的各项损失包括医疗费42757.07元、营养费1200元、住院伙食补助费3000元、误工费18058.72元、护理费16152元、伤残赔偿金118232元、鉴定检查费210元、交通费800元及精神损害抚慰金10000元,总计210409.79元。洛阳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事故处理大队对本案所涉交通事故已作出事故认定书,各方当事人并未提出异议,故各方当事人应按照事故责任认定书承担各自的赔偿责任。因本案所涉肇事车辆在人保财险洛阳分公司投保交强险,李某芹起诉要求保险公司在交强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符合有关法律规定,本院予以准许。因事故责任认定书认定毛某涛与吴凤英负事故的同等责任,故超出交强险限额部分的赔偿数额,应由二人分担,本院依法酌定对超出部分的赔偿数额90409.79元(赔偿总额210409.79元-交强险限额120000元),由毛某涛、吴凤英按照6:4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毛某涛在人保财险洛阳分公司投保有三责险,故相应的赔偿责任由人保财险洛阳分公司在三责险责任限额内承担。人保财险洛阳分公司提前赔付的10000元及庭审中李某芹方认可毛某涛支付的费用1000元,应从人保财险洛阳分公司应支付的赔偿总额中予以扣减。毛某涛吴某英经本院合法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参加诉讼,视为其放弃相应的诉讼权利。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条、第十六条、第四十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第一百四十四条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洛阳市分公司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在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赔偿原告李某芹医疗费、营养费、住院伙食补助费、伤残赔偿金等各项损失110000元(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洛阳市分公司先行支付的医疗费10000元已扣除);

二、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洛阳市分公司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在第三者责任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赔偿原告李某芹医疗费、营养费、住院伙食补助费、误工费、护理费、伤残赔偿金等各项损失53245.87元(毛某涛先行支付的医疗费1000元已扣除);

三、被告吴凤英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赔偿原告李某芹医疗费、营养费、住院伙食补助费、误工费、护理费、伤残赔偿金等各项损失36163.92元;

四、驳回原告李某芹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洛阳市分公司、毛某涛、吴凤英未按本判决指定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案受理费4517元,鉴定费6300元(含李某芹支付的1300元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洛阳市分公司支付的5000元),合计10817元,由原告李某芹承担217元,被告毛某涛承担3360元,吴某英承担2240元,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洛阳市分公司支出的鉴定费5000元由其自行承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河南省洛阳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长 赵晓丽

陪审员杨兴旺

陪审员王小刚

二〇一九年三月一日

书记员 秦欢欢


电话咨询1
电话咨询2
地图导航
QQ咨询